DAV首頁
數字音視工程網

微信公眾號

數字音視工程網

手機DAV

., .
null
快捷,
卓華光電,
德浩視訊
null
照彰實業, 照彰實業
招商廣告
創凱,
三彩

我的位置:

易事達

share to

科大訊飛,一張刮不開的彩票

來源:讀懂財經研究所       編輯:davedit26    2019-03-28 09:25:33

人工智能世界里,離開核心應用場景談技術,都是耍流氓。科大訊飛僅僅是家語音技術提供商的弊端開始顯現。...

  來源:讀懂財經研究所(ID:dudongcj)

  2000年,科大訊飛創業第二年,IDG合伙人林棟梁希望投資科大訊飛;熊曉鴿甩下一句,“看起來很熱鬧就是不掙錢”。最終,雙方沒有談攏。

  買賣做不成,雙方多少還是有些脾氣。回想起這事,科大訊飛創始人劉慶峰很強硬,“科大訊飛就是科大訊飛,要投就投,不投就算了”;而熊曉鴿反思自己的投資史,最可惜當年沒和馬云見面,錯失阿里,卻從來沒有提過科大訊飛。

  好在熊曉鴿見過馬化騰。在得知小馬哥打算60萬賣掉騰訊后,一邊大罵“這幫不識貨的家伙,太便宜了!”,一邊連夜拉著電信盈科的李澤楷,分別投了110萬美金,各拿下騰訊20%股權。20%的騰訊股權什么概念,要留在現在值6420億港元。當然,這是后話。

  馬化騰當時是見不到柳總面的,李彥宏和馬云倒是見過,可惜他們從柳總那都沒拿到錢。據說柳總覺得風險太大。但劉慶峰見面兩小時就到手300萬美元。

  早期投資,投的永遠都是人,人,人。就說柳傳志,不就是看中劉慶峰的中科大背景和一年前安徽省國資的入股么?簡直活脫脫的另一個自己。

  雖然科大訊飛成為聯想第一期所有投資項目中回報率最高的,熊曉鴿二十年前的評價卻像朱砂痣深深印在了科大訊飛的身上————“看起來很熱鬧就是不掙錢”。

  01

  “牛股”訊飛

  “科大訊飛是做啥的?”

  2017年,科大訊飛上市的第十個年頭,在社交投資網絡“雪球”,有投資者懸賞100元提了這樣一個問題:

  問題引發熱議,得到339次評論和54次轉發。有趣的是,最終瓜分100元懸賞金的十位網友,卻沒有一個人真正講清楚科大訊飛的業務。此時,科大訊飛市值408億,而在此后不到一年內,它的市值一度突破千億。

  對于一家當年扣非后凈利潤只有3.59億元的上市公司來說,這顯然是一個奇跡。

  實際上,2009年以來,科大訊飛的市盈率一直在50到200倍之間。

  想當年,在不流行寫詩的年代,老一輩藝術家賈老板用數千張PPT做了幾百場演講,讓無數的投資者為夢想窒息。即便如此,上市前三年中有兩年,市盈率也不沒有超過50倍。

  每家公司都是一張彩票,科大訊飛就像一張刮了十年也沒刮開的彩票,永遠享受著A股市場上的極端高估值,卻難以掩蓋語音技術商業化始終難有突破的困局。

  科大訊飛的業務結構主要分為三類:第一,向客戶提供通用的語音合成軟件,客戶包括電信、金融等機構以及手機、學習機等消費產品生產廠商。這類業務毛利率很高,基本在90%左右。

  第二種,為不同行業的客戶提供定制化的語音合成服務,比如撥打10086聽到的語音提示。

  第三種,信息工程及運維服務,可以理解為提供軟硬件的集成服務,比如一所小學要提升信息化,需要有人買投影儀、電腦等設備,連接調試,科大訊飛干的就是這個。這塊業務地區分布基本都在安徽,毛利較低,在16%左右。

  縱觀過去十年,可以很清楚看到:

  1. 沒什么含金量的信息工程收入始終是公司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上市前三年,這塊業務收入從3872.06萬元增長至1.25億元,沒這塊業務,當初根本不可能上市。2017年,這塊業務收入仍然占比20%左右。

  2. 盡管行業應用產品的收入占比明顯增加,但行業應用橫跨多個行業,服務多為單一行業解決方案,由于行業和客戶差異較大,很難實現規模化復制。換句話說,科大訊飛沒有找到真正的核心產品,更不要談基于此建立競爭優勢。

  這些還都是表面問題。過去十年,被寄予厚望的國內語音龍頭科大訊飛徹底錯過了移動互聯網浪潮。

  過去十年,“智能手機”急速重塑全球產業鏈格局,中國電子零配件企業開始突飛猛進,歌爾/瑞聲(聲學)、歐菲光(攝像頭)、京東方(面板)等公司逐漸為外人所知。

  過去十年,中國手機市場格局徹底洗牌。異軍突起的國產四小龍華為、OPPO、VIVO和小米取代諾基亞、三星等國外知名品牌,其中VIVO和小米分別成立于2009年和2010年。

  過去十年,線上流量競爭加劇,騰訊和阿里分別憑借微信和手機淘寶把移動互聯網的船票牢牢抓在手中,并通過投資向外延伸。頭條、美團、滴滴等超級APP先后誕生,不斷攪動BAT競合的格局。

  過去十年,隨著底層通信技術升級,很多優秀公司也在toB領域取得突破。海康威視從一家不到300億的小公司,成長為市值超3000億的安防龍頭。也正是在2008年,王堅剛剛被挖到阿里,開始描繪阿里云的藍圖。現在,阿里云已經是中國云計算市場的絕對龍頭,去年營收超過200億元。

  沒錯,那個“國內語音產業第一股”,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消失了。吃一虧,長一智,最近幾年,科大訊飛開始“布局”人工智能:

  以前的城市應用和安全業務,現在叫智慧城市業務;以前的教育業務改名為智慧教育業務;

  也不管有多少中國人會用音箱聽音樂,做了個智能音箱,宣稱這玩意最終能成為智能家庭的入口,這個產品目前排在行業第二梯隊;

  參與投資了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智能機器人公司優必選、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寒武紀。三家都出現在網傳科創板首批50家公司名單中,說科大訊飛是科創板概念第一股也不會有人有異議。

  一頓操作下來,投資人看不明白了。難怪當被問及如何看待科大訊飛人工智能業務時,雪球創始人方三文很疑惑:“科大訊飛也是家老上市公司了,怎么以前他就不智能,現在就突然智能了呢。”

  02

  離開核心應用場景談技術,都是耍流氓

  錯失移動互聯網的代價是殘酷的。直到現在,科大訊飛仍然沒有一個圈住海量用戶的產品,也無法擺脫語音技術提供商的尷尬定位。

  訊飛輸入法,科大訊飛號稱用戶規模超6億。這事實在禁不起推敲。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國手機網民有7.53億。按這個計算,訊飛在手機網民當中的滲透率將高達82%。可是,你問問周圍有多少人在用?

  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7年移動互聯網行業盤點app榜單》顯示,目前輸入法的市場滲透率,搜狗、百度、訊飛排名前三,其中搜狗輸入法滲透率最高為41.26%,百度輸入法次之,市場滲透率為28.18%,而訊飛輸入法的市場滲透率最低,僅12.9%,同比還大幅下降18.8%。

  隨著馬太效應顯現,幾乎看不到訊飛輸入法逆襲的可能。智能硬件領域的競爭,科大訊飛本來有點先發優勢,但隨著競爭者入局,已經逐漸演變成渠道和品牌的競爭。兩者都不是科大訊飛擅長的。

  以智能音箱為例,2015年6月,京東和科大訊飛合作推出智能音箱叮咚,比阿里和小米整整早了兩年。結果呢?

  京東商城的銷量,嚴重受到小米和百度的威脅,天貓商城也看不見它的蹤影,被天貓精靈和小愛同學占領。

  事實證明,科大訊飛擅長的技術并不能幫助其在產業鏈中獲得更加重要的地位。京東甩掉科大訊飛,開始自研語音技術就是最好證明。

  2018年12月,京東推出自己的智能硬件品牌“京魚座“,“叮咚智能音箱市場”也正是更名為“京魚座旗艦店”。如今科大訊飛已經在布局線下渠道了。

  人工智能世界里,離開核心應用場景談技術,都是耍流氓。科大訊飛僅僅是家語音技術提供商的弊端開始顯現。

  以訊飛開放平臺為例,核心部分為AIUI。AIUI通過為開發者提供開放的SDK(軟件開發工具包),免費為其產品提供語音服務。這東西可以理解為,智能設備中的操作系統。之前和京東合作的叮咚音箱的語音技術就是AIUI提供。

  截至2018年上半年,平臺第三方開發者數量有80萬,同比增長115%,日均使用次數46億次,累計終端數17億,同比增長16%。

  數據看上去還不錯。問題是,這會是科大訊飛技術的核心應用場景嗎?

  什么是核心應用場景。說白了,就是缺了你不行。這么說吧,當一個產品有成為人工智能時代大流量入口的可能,巨頭通常會選擇自己研發,即使技術不如訊飛,就像智能音箱。而對用戶來說,99%和97%的識別率不會對產品實質性使用產生影響。這就導致AIUI的定位注定偏向于服務中小開發者的長尾產品。

  長期來看,人工智能世界里的操作系統不會允許多家存在。就像我們手機用安卓和IOS,電腦用Windows和MacOS,其他大大小小的智能硬件產品就像在底層技術上跑的應用。長期來看,操作系統會集中在頭部平臺。

  劉慶峰說,“AI時代完全容得下千帆競發,絕不是你死我活的競爭”。

  劉總應該是忘記了,從移動互聯網興起那一刻起,哪還有什么千帆競發,團購、打車、外賣、直播、共享單車、乃至智能手機,大大小小十幾條賽道,哪條不是各方爭個頭破血流。

  千帆競發?怕是活在夢里。入口的競爭,從來就是寡頭的游戲。

  那問題來了,語音技術優勢能不能幫助科大訊飛拿到底層系統的門票?答案是否定的。

  語音技術在人工智能產業中的價值比較特殊。語音平臺提供的核心技術能力包括麥克風陣列、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語音合成等,技術鏈條較長。行業產生的產品大多需要全鏈條技術。

  技術鏈條長的缺點在于,一旦AIUI平臺上語音技術鏈條中的某一項技術無法滿足開發者的需求時,開發者需要單獨開發全鏈條技術。因此,開發者對平臺選擇更加謹慎。

  而語音能力只是云廠商的一個子集能力。人工智能是基于云計算和大數據技術,大數據又基于廣泛的數據采集能力。BAT用戶各自都有8億上下,有更好的to C產品的經驗,有技術人才和資本的優勢。

  某種程度上說,人工智能依然是互聯網延伸,巨頭可以獲得更大的產業鏈話語權。這也是為什么百度all in 人工智能的原因。

  目前BAT已經發布類似產品:阿里云OS,百度DuerOS,還有騰訊互聯。看上去,未來的產品開發者大概率仍然只能選擇陣營。試問,未來的世界,科大訊飛還有機會嗎?

  科大訊飛的窘境,商湯科技、曠世科技這些據說可能首批登陸科創板的AI獨角獸同樣也會面臨。

  03

  政府生意雖好,但價值有限

  政法和教育領域業務,是過去幾年科大訊飛增長的最大動力。2015年,該部分收入有9.08億,收入占比36.32%。到2017年,增長到23.88億,占比也提高到43.86%。

  政法業務主要為地方上的政務、公安、法院等政府機構提供信息化服務,比如為法院提供智能庭審系統、為檢察院提供刑事案件智能輔助系統等。

  教育業務則比較復雜,主要可以分為:語音測評、普通/英語口語話考試、課堂、學校教育信息化、面向C端的“智學網”。

  無論是教育,還是政法,本質都更偏向于渠道生意。由于市場化程度低,參與方往往只能切下一塊區域的蛋糕,所以很難判斷模式是否成立。這也是為什么面向體制內的生意,沒有出現一家優秀上市公司的原因。

  這其中,海康威視是個例外,原因有兩點:

  1. 因為特殊原因,安防領域一直成為政府采購的剛需,對產品要求極高,且又是典型的非標準化,行業存在明顯的品牌溢價。

  2. 由于涉及硬件生產,規模效應可以極大攤低采購成本、生產成本和費用,使企業具有成本優勢。

  在科大訊飛的業務中,你很難看到這些東西。伴隨科大訊飛教育部分收入占比逐漸加大,銷售費用也在迅速增長。

  2008年到2017年,銷售費用占收入的比重從10%增長到20%。要知道,2017年海康威視的銷售費用占比也只有10.6%,比科大訊飛低了幾乎整整一半!

  真實情況可能更為夸張。因為信息工程與運維服務收入的增長并不依賴銷售費用。

  從公司2015年之前年報(此后公司沒有公布信息工程與運維服務業務的地區占比)來看,信息工程與運維服務至少超過80%的業務集中在安徽省。2006年,這個業務開始爆發,從3872.06萬增長到1.03億,增長了166%。同年銷售費用反而下降10%。所以,這個業務你懂得。

  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收入增長56%,銷售費用再次增長了68.75%。

  依賴銷售費用增長本身沒有問題,但是否能支撐如此高的估值值得懷疑。更深層次的問題是,各地政府隱形的財政問題會讓整個業務的未來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

  04

  資源優勢,而非技術優勢

  作為一家企業,當技術優勢遲遲無法轉化為收益,就很難將其視為公司價值所在。

  縱觀整個科大訊飛的發展,與其說是技術推動,不如說是資源推動。對這個問題,科大訊飛教育事業群副總裁丁鵬表達更清楚:“就因為我能做全國的市場,那么安徽就會給我最大的支持;如果我能做全球的市場,那么國家就會給我最大的支持。”

  從這一點上說,劉慶峰和柳傳志是相似的。

  聯想成立的第二年,柳傳志可以從中科院拿到價值數百萬的訂單和倪光南帶來的“漢字系統”,為后來崛起打下基礎。

  當年,為了將科大訊飛留在合肥,時任合肥市市長的車俊將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合肥永信信息產業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信托投資公司的負責人帶到科大訊飛的辦公室,為其展示了語音合成技術。會后,三家企業分別出資1000萬投資科大訊飛,各占17%。

  此后,科大訊飛開啟了與安徽省政府之間20年緊密的聯系,大部分業務最早都源于安徽,并成為安徽省科技企業的標桿。讓科大訊飛成為最好的高校上市公司,也似乎成了歷史賦予劉慶峰的光榮使命。

  對投資者而言,十年間,想象中科大訊飛的競爭優勢從未被證明,800多億的市值已經遠遠高于其實際價值,并且透支了未來相當年頭的發展預期。

  這張彩票,你還敢買嗎?

相關閱讀related

評論comment

 
驗證碼:
您還能輸入500
    玩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