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现象普遍?

2019-06-13  来自: 小学教育

  若有幸加盟,我可以致力于贵公司的软件开发或根据公司的需要随时致力于某方面的工作和学习。

    建立于1929年的经济所,迄今已经走过了90年的历程。从最初为开展系统的社会调查而设立的社会调查部,到改组为独立的社会调查所;从与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合作,到两个机构合并为隶属于中央研究院的社会科学研究所;从抗日烽火中辗转于长沙、桂林、昆明直至四川南溪县李庄,到改名为社会研究所并随着抗战胜利返回南京;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洪流中整建制划入中国科学院序列,正式更名为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到实行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计划委员会双重领导且定位于“国家经济领导机关有力助手和我国经济科学的研究中心”;从“文革”逆境中陷于停顿状态,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更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并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不论时代如何变迁,也不论历史如何演进,经济所和经济所人始终扎根于祖国大地,始终奋进在时代前沿。  当我们围绕整理编写经济所所史而挖掘历史文献,追踪曾经的足迹,并试图将今天的经济所与历史上的经济所相对接时,一个反复呈现、不断撞击我们心灵,且躲不开绕不过的问题,就是:贯穿经济所90年历史,支撑经济所人90年奋进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我们不无意外地发现,经历了90年的风雨和沧桑,在经济所和经济所人身上筑就了独具特色的优良品质,积淀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其中包括:  第一,立足国情,以调查研究立所。

九成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现象普遍

  漫画:朱慧卿  近些年来,看短视频成为一种流行的休闲方式。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亿,用户使用率为%。

短视频便捷的操作、新奇的内容吸引了不少青少年,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问题随之而来。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4名受访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的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现象普遍。

%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沉迷短视频会对学习生活提不起兴趣,%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模仿不良的短视频内容。   受访家长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二线城市的占%,三四线城市的占%,县城或城镇的占%,农村的占%。

  %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容易被搞笑炫酷的短视频吸引  石玉文的儿子今年读初二,她没有给孩子配手机,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允许孩子玩会儿游戏。

石玉文说,她的孩子花在短视频上的时间不长,不过她感觉现在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现象还挺严重的,“尤其是那些在外面上学、自己又有手机的孩子,家长不容易管理”。   陈玉茹的儿子目前在河南周口读高二,她坦言并不清楚孩子平时看短视频的时间,“感觉应该挺长的,他自己有手机,我们也不知道他看多久”。

  调查中,%的受访家长表示自己孩子每天看30分钟以下的短视频,%的受访家长表示孩子看30分钟~1个小时,%的受访家长表示在1个小时以上,仅%的受访家长表示孩子从来不看短视频,还有%的受访家长不清楚孩子看短视频的时间。   王鑫的女儿在江苏常州读中专,平时住校。

王鑫表示,在家的时候,他只会让孩子晚上玩会儿手机,但并不清楚孩子在学校看短视频的情况,“学校要求白天上课时统一寄存手机,晚上才可以领手机,但是孩子用手机做什么就不清楚了”。

  “有一次在公交车上,我看见几个学生围在一起,其中一个孩子拿着手机刷视频。 他们还很兴奋地讨论视频里展现的特技。 ”北京市民陈玉(化名)发现,每到上学放学,马路上、学校周边的快餐店里,时常能看到不少抱着手机刷视频、打游戏的学生。

  调查中,%的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现象普遍。   “短视频里有很多搞笑的内容,比如两三句话的对白就演绎了一个搞笑的情境,特别逗。 ”初中生宇天(化名)坦言自己很容易被短视频的内容所吸引,还经常通过短视频学习炫酷的舞步、看一些游戏中的特技片段,然后再跟同学们交流。   陈玉茹觉得,青少年自制力比较差,所以很难控制自己看短视频的时间,而且短视频平台上的内容五花八门,数量非常多,很容易导致沉迷。   石玉文觉得,短视频的内容对未成年人有比较强的吸引力,再加上受到同伴之间的影响,不少孩子会跟风看短视频。

她认为这也反映出了家庭、学校在管理上的不到位。

“游戏、搞笑视频等都是未成年人感兴趣的,当这些轻松有趣的内容向他们涌来的时候,他们由于自制力差,很可能上瘾”。   调查中,关于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原因,%的受访家长归因于青少年容易被搞笑炫酷的内容吸引,%的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缺乏自制力导致容易沉迷短视频,%的受访家长指出有的青少年缺乏关注、关怀。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朱巍分析,现在互联网内容的传播方式是一个基于算法推荐的模式,用户看到喜欢的内容点赞后,平台会继续推荐类似的内容,成年人也会被吸引,自制力相对差的未成年人更是如此。 此外,现在的短视频平台不仅可以看视频、直播,还有社交功能,再加上移动端设备使用方便、灵活,技术门槛也很低,随时都能看,导致青少年很容易被短视频吸引。

  %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沉迷短视频会导致对学习生活提不起兴趣  “孩子沉迷短视频,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有时甚至是两三个小时,会非常影响他们的身体健康,比如说视力。

”陈玉茹认为,青少年沉迷短视频会影响学习、作业的完成情况,时间久了会造成他们注意力不集中,学习的时候也想着玩手机,刷短视频。

  在科技公司工作的王涛有时会用午休的时间看一些短视频。 “别看每个视频只有十几秒,但经常一看起来不知不觉就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变,眼睛酸,胳膊也累。

对未成年人害处更大”。

  调查中,%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沉迷短视频会导致对学习生活提不起兴趣,%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模仿不良的短视频内容,%的受访家长担心会引发健康问题。

其他还有:注意力难集中(%)、产生非理性消费(%)和缺失社交活动(%)等。   今年六一儿童节前,在国家网信办的统筹指导下,14家短视频平台和4家网络视频平台上线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加上此前试点的3家短视频平台,目前已有21家视频平台上线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

当进入青少年模式后,用户的在线时间受到限制,也有专门适合青少年浏览的内容池。

  石玉文注意到,不少短视频平台上线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她觉得通过这一系统,可以筛选出适合孩子观看的短视频内容,“开了这个功能,推送的内容都是积极向上的,还有一些能让孩子学到知识”。   不过,石玉文也有一些担心,“进入软件的时候需要选一下需不需要开启未成年保护工具,如果孩子自己使用的话,可以不选择这个模式,这时候防沉迷系统就没有作用了。 孩子还是需要在家长的监督下来使用这个系统”。   “短视频平台的防沉迷系统,可以方便家长监管孩子看视频。

”朱巍认为,青少年在语言情绪表达、自制力上与成年人有很大不同,通过上线防沉迷系统,可以让家长监控孩子看视频的时间,知道孩子什么时候上线、下线,看什么样的内容,在技术上实现了家长的监管渠道。   王涛觉得,短视频防沉迷系统让家长对孩子使用短视频有了更多的关注,不会像以前那样想着为了安抚孩子,让他们安静下来就甩个手机给他们看视频,而是更多地关注、关心他们使用和接触媒介。

“防沉迷系统更多是技术上的优化,但想让孩子们正确对待短视频,不能只依赖技术。

他们就生活在网络中,也得回归到网络中去,要更好地化解这个问题,家庭、学校、社会都需要关注和引导”。 (记者孙山实习生王一帆)+1。

  考核方式:本科各专业开设英语和计算机应用基础,由教育部统一组织考试,其它课程均由国家开放大学组织,其中40%以上课程采用网络学习过程性考核,其他笔试课程将安排考前辅导。学习年限内多次开考,毕业率极高。

若有幸加盟,我可以致力于贵公司的软件开发或根据公司的需要随时致力于某方面的工作和学习。 建立于1929年的经济所,迄今已经走过了90年的历程。从最初为开展系统的社会调查而设立的社会调查部,到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小学教育